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王宇

失重的人生: 一个焦虑抑郁女孩的来信

浏览量:2276      发表时间:2022-03-25





               失重的人生: 一个焦虑抑郁女孩的来信


    她,一个高中女孩,胖胖的,笑起来很可爱。但她却一点都不自信,认为自己身上没有值得被别人喜欢的地方,而内心极度缺乏安全感,每天活得小心翼翼,痛苦的时候还有轻生念头,认为人生太长,活着没有意思。

了解她并非从第一次咨询,而是在森知心理网站留言板,她好像写心情日记一样在上面记录着她的心情与状态,就好像和一个老朋友聊天,述说着她的心情与家庭的羁绊。

因为我工作比较忙,所以也很少静下心来读她写来的信,而这次应她的邀请,希望我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再次读起她曾经写的信,感觉自己走进了一个受伤女孩的内心,体会到了她的痛苦与无助。

因为她只是一个学生,所以不可能和其他来访者一样定期来访,我们的咨询也只是几个月一次的频率,所以我也希望这篇关于她的文章可以帮她梳理目前的人生困境,可以帮助她指明未来努力的方向。


下面就以她来信的内容作为分析的视角:


                       一:失重的人生


什么是完全失重的人生?是我的强迫,我的抑郁,我的焦虑,我的恐惧。过去不值得一提,过去的日子就是一个潮湿阴暗,落满灰尘,透不进一点阳光的小屋。如果可以重来,我再也不会选择这样的人生。我经历了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或者谁也不知道过去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强迫可以达到什么程度?因为一个作业知识点不会,可以达到接近崩溃状态;照片坏了一点点,我要把整张都撕了,生气几个小时;我不喜欢成双成的东西,不见了就会很焦虑烦躁....

焦虑可以到什么程度?初中的时候因为一只铅笔两天没有睡;因为眼镜歪了一点点一周都在极度焦虑;因为跟弟弟一起上学,害怕老师误以为我们是情侣;害怕初中的物理老师对我的图谋不轨;甚至也想过,我妈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正常的想法,怀疑一切极其没有安全感.....

抑郁可以到什么程度?因为妈妈与继父的争吵,我两天一直哭,两天一点也没有睡(不过对于几天不睡觉像疯了一样的我,也不是第一次见了);因为一些事情不开心两个月都走不出来,一上课就想哭,在学校总是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哭.......

恐惧可以到什么程度?一个跟我关系很普通的同学跟我打招呼,我当时没有看到,后来就会产生各种怀疑,各种恐惧;一跟别人吵架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我的人生无法继续了,我不喜欢跟别人争吵,争吵不来也害怕。跟争吵过的人完全无法生存在一个空间,总是各种强迫或控制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

这也只是我黑暗人生的冰山一角。生活中到处都是玻璃碎片,有太多的过去,我平静自然的天数屈指可数。以前总是数着日子过,不是这样就是那样。别人有的那些病态,几乎在我身上全都发生过。

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一种负面状态当中,是多么可怕多么崩溃的事情,绝望又无力挣扎..... 而我完全开始不正常是我初一,小学只是有的时候不对劲,也没太大的表现。如今我现在高三了,至少也是近6年吧。人生有多少个6年呢?有多少个日子?我清楚的记得,我拿过锋利的锐器划过自己的手,我想过无数次跳到海里去,或者是一场大病直接把我带走。比起这样,我宁愿自己是一个残疾人。

后来初二下学期,我开始慢慢了解心理学,知道王宇.....上天还是眷顾我的,我还活着没有死。我不断的努力,不断的分析,不断的撞南墙,一次一次又一次,又一次......我跨过了17岁,要到18了,像我这样的人,像我这样的人生,终于也幸运一回了。我的第一个幸运就是认识王宇,当第一次在百度听他课的时候,我的人生好像找到了出路,我开始寻找自己......

王宇。想起过去,不禁想哭,那个孩子是怎么一个人过来的啊,累不累啊!现在我能平静生活了,没有过去的焦虑恐惧抑郁强迫了,虽说还是有一些零碎的问题,但未来的路还很长,需要努力很多,还要去解决很多问题,但玫瑰会有的,一切都会好的。


                      二:原生家庭


    一个可爱的女孩,怎么就会陷入到强迫、焦虑、抑郁、恐惧之中?为了找到答案,我们就需要回到原生家庭与成长经历中去找答案。

她的原生家庭并不幸福,爸爸在外面打工,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她有一个哥哥。而妈妈很强势,对他们的要求很严格,做错事情就会生气,把负面情绪发到他们的身上。妈妈对他们的学习期望也很高,因为哥哥学习不好,所以妈妈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她身上,不希望她的人生和自己一样吃苦。

因为妈妈情绪不稳定,所以她总是处于不安全感之中,一次哥哥把她的娃娃弄坏了,之后她就一直哭,妈妈不但没有安慰他,还生气地骂她,并丢下他们自己出去喝酒,她很恐惧,担心妈妈再也不回来了。

而父母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幸福,所以妈妈从他们小的时候就闹离婚,后来她初中的时候也终于离婚了。虽然妈妈很快再婚,不过第二年又离婚了,并认为那个叔叔占有百分之七十的责任。虽然她感觉妈妈有很大的问题,不过内心却被妈妈所影响,她只能认为是爸爸不好,那个叔叔不好,甚至是自己不好,不能让妈妈满意,只有这样她才能赢得爱,即使这种爱是有条件的,是病态的,甚至是扭曲的,她也会无意识压抑自我以迎合妈妈。


    对于原生家庭她这样写到:我的安全感的缺失就是从小开始的,没有一个安全的环境,生活当中有妈妈的地方,就时不时的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总没有那个时候婆婆在家带我们的时候好。妈妈是从小学4年级的时候回来带我们的,那时妈妈就特别喜欢对我发脾气,有时候她自己都不想活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时不时都会有一种恐惧,害怕失去妈妈,一种伤心,一种难过。听着妈妈的抱怨,我的内心很不安全,所以说长大之后安全感真的很缺失,很缺失。安全感是需要补起来的,但是要从哪些方面补起来呢?有时候真的不是我有那么胆小,只是我生活的环境是那样。妈妈就是太喜欢抱怨我了,我到底哪里不好了?有的东西因随着成长而生根了,我好难改变啊,就像要脱胎换骨一样难。

舅妈的女儿,我的妹妹,文艺开心地成长着,她现在一年级了,我是看着她长大的 ,她的出现仿佛是我生命中的一面镜子,我看见了我自己.... 她曾问我:“姐姐你觉得我漂亮吗?”我说:“当然啦~” 我沉思了我的小时候。我的童年妈妈从未夸过我漂亮吧?她觉得过度注重打扮是不对的,我要排除学习以外的所有东西。妹妹给她妈妈说:“妈妈,我想戴眼镜,姐姐那个眼镜好好看,好漂亮!”舅妈后来就给妹妹买了塑胶眼镜,假镜框。如果是我小学时候,我妈又说我动歪心思了,她曾说她几次悬崖勒马把我拉回来的,不然我现在我肯定那个小同学去混了,不读书了。我好无语哎,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了?以前小学跟妈妈一起去买衣服,她不经意说了:“我女儿怎么看就是个土包子,穿什么衣服就那样。”这个话我可记到现在,我不自信。如果我是妈妈一定会给女儿一个美丽可爱的童话吧!像我舅妈对我妹妹一样。

小学,因为每次考完了要在试卷写分析,家长要写评语。有不幸我考了八十几的话,我拿回家,要么我妈就不签字的,如果一定要签,她就写两个字:失望! 小学的时候真觉得自己错了,现在想,那时候试卷一百分满分,也没什么,为什么别人那些家长孩子考差了就写“希望孩子加油啊”。高中一次偶尔跟她聊天说到了,她一句我想多了就解决了 ,哎~ 舅妈的女儿将来一定会很快乐吧,妹妹成绩不好的时候,舅妈是担心,但是那只是大人的事,妹妹从来都不知道,她有自己快乐的王国。我的妈妈呢,几曾我说:“万一我以后成绩不好哎”她说“哪来那么多成绩不好,只要努力没有不好的,你不努力成绩当然不好咯 。”

以前我很喜欢跟她讲我的种种事情,但是似乎我的所有事情到她那里都会受阻受到反驳。我是分享,而不是在让她判断。比如,我们班主任的脾气很好,我觉得他老婆好幸福!我妈就说:“你们老师也过得挺压抑的!”完全跟我的想法是两个反差级别。哎,就这样....如果我的心中有一个童话,那一定是巫婆在占领的童话。

我妈从小给我灌输这些人间不美好,是不对 ,却无心害了我,我确实骨子里刻满了她的影子。不然以前怎么逼得我想死呢?她人本来就有问题,她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很不友好。她一生气会把我已经过去了的事情拿出来说,可以把我说得想死,一个钱不值得那种,妈妈总是因为一点小事骂我,让我感受到什么叫耻辱,说我胖,说我东西乱放没放回原位置,说我做事情拖拉,说我成绩差......好像跟她呆久了我就觉得自己是个废人,所以我自卑所以我敏感。她的思维很可怕啊,她想的东西把人和事情想得那么坏,那些东西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上一次我就跟她发火了,我说:我每次跟你出来都不开心,你都说些不好的事情。其它的倒是没什么,一说到她烦的人和事情,她就可以文思泉涌般的把几百年前的事情拿出来说,好像她总是记住一个人的不好,比如,爸爸,难道我爸爸都没有好的地方了吗?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跟我讲过我爸爸好的地方。跟爸爸相处很轻松的,我不用担心他说我这说我这里那里的。我妈就不一样了说我十条九条就是缺点,她有时候让我觉得我这个人没有优点。我知道,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她就是扭曲了一些,她也有很多对我好的地方,她总是很关心我,只是有时候用的方法不对,我不恨她。

有时候我看待世界的角度真的是来自于我妈妈的眼睛,用我妈妈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感觉自己已经被附身了,被妈妈的形象附身了,真的现在才深深的感觉到了她的所有形象,基本上就像DNA复制一样,复制在我的身上,控制着我的灵魂和思想,而我自己又是我自己,所以说我总是矛盾着分裂着。其实在我看来,所谓的缺点只是缺点而已,当你有去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觉得她的缺点就会变成可爱,谁不希望被世界温柔相待?

我以前一直不明白王宇所说的代替父母的位置去爱自己,我觉得缺都缺失了,不能完全替补的,这种补和父母给的是完完全全有很大的差别,后来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不仅是你给了我启发,还有其他人。 感谢王宇,也感谢那些一直给我光芒的人。我说完了,哎,王宇,你之前不是说给我写个文章吗,两个月了.....呃,记得啊。关于患病的我,你不会忘了吧,我眼睛都望穿了,也没见影子...


                      三:“我们不一样”?


世界上没人知道这个寻找自己的过程有多煎熬,就像从地狱到人间。我真的觉得努力好难啊,这个前进的过程太苦了。

不敢表达自己这事,好像从小学的时候就有吧,现在想起来,小学的时候配的第一副眼镜,去拿的时候那个镜框不适我,他弄错了,我当时就没说,因为我觉得已经定做好了的,说了也没用,万一他们不认呢?我怕引发争论,对,我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为什么说不出口。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就是乖巧懂事。

后来长大了我就很不自信,同样一个人我就觉得我比她丑,我比她差,骨子里的不自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跟语文老师说,我好羡慕那些班上的那些成绩很差的同学啊,他们没那么在意一些事,她说我不要去自卑。我真的觉得我这个人没什么好的,我说不出自己的优点,我好像没什么好的,就像一个本身都不带一点光的人。即使别人也说我挺优秀的,但我有什么值得喜欢的呢?

我觉得我自己长得又不好看,长得又丑,别人是眼睛瞎吗?虽然我也喜欢长得帅的,但是我总觉得我配不上人家,别人如果优秀的话,我这种人怎么能配得上别人呢?反正我也说不出我哪里不好,就是很自卑。以前别人也说过,从我的语言当中就看出来我是个挺自卑的人,嗯。就像高考还没有来,我就觉得上天肯定不会让我好过,我肯定考上大学的几率没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没有那么信心。

因为我总是过着一种不安的生活,我觉得未来也没有什么好的。我真的怕了,真的太怕了。骨子里透出来的自卑。有时候就觉得我这个人很差劲,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差劲。哎~以前我同桌问我为什么不谈恋爱呢?我说我长得那么丑,谁看得起我?他就说你哪里长得丑了呀?

因为受到了太多的责怪和抱怨我因而很讨厌这种感觉,甚至不会向别人抱怨了,不敢了。慢慢的自然唯唯诺诺了。你说不满的话,或者心里不爽的话就可以说啊,但是我觉得生活中不是应该有宽容。后来长大了,我渐渐的不知道包容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宽容?到底什么是宽容啊?是不爽的时候不说一直忍下吗?

宽容原本的含义是一件情愿的事,自己情愿的前提下,如果你努力的忍一件事情是因为你心甘情愿,而不是害怕你说出之后有什么坏处的话,那么就是叫宽容。如果你是因为想为这一个比较和谐的关系,或者说是自己根本就不想说,而努力吞下让自己不好受的话,那就叫做优柔寡断,不可取的。

好像以前去买双皮奶的时候,阿姨给我做成了我最讨厌的蓝莓味,那个蓝莓味的东西,我闻着就是臭的,她做错了,然后我没有说,好像我就顺其自然的已经成了习惯的,不说了。上次看见一个学生说:“阿姨我要的是热奶茶,没有加热”我就在反思,为什么我遇到类似的情况的时候,我就不会说呢,我就要那么大度?关键是我最讨厌的就是蓝莓,我当时吃了那个就想吐。为什么我就不能表达自己,这些东西已经渗透到我生活的方方面面!那本来已经触及到我最讨厌的东西了,为什么我就不说出来就忍下去了,我还忍的那么快?

好像这些东西就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我懒得去说,因为我害怕争论。因为以前我反驳我妈的时候一点都不行,她就会说我很大一堆,就产生了一种阴影。可能从小就生活在那种环境吧。后来我就更加不敢表达自己了。我一点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我的生命没有强度,那活得也不好了。

宽容本来就是原谅别人的过失,但是得自己愿意,自己内心知道自己的心情和大脑不会骗人的。是吧?如果这样一直不断的原谅,也会成为一种伤害自己的手段,毕竟别人都没有那么宽容你。

小时候,我想表达不满的时候都要想一下是否会伤害到我妈妈,我都要权衡利弊,我都不能真正表达我自己内心的感情,知道吗?所以说每次跟别人吵架的时候,我都会害怕有不利的后果,我都会很害怕,吵架之后又会变成什么,就成为了一种习惯。这些是我妈妈给予我的。。。。。她总是教育我,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对于跟我关系好的一些同学,以前往往就是我不会说他们,因为我很珍惜他们,这样的美好对我来说太可贵了。可后来发现如果你不敢表达自己的话,别人或许就会觉得你是一个软柿子,其实人活着不应该是压抑自己,应该人与人之间坦诚相。任何人面前都应该表现真实的自我。朋友之间就应该坦诚,朋友也是人哪,自己也是人哪,有什么就说吧,连做一个人最基本的东西就没有了吗?有什么不满就表达出来吧,不然只会让我们的友谊越走越远,会让自己失去的更多。今后的日子有什么不满,我就会说出来,会努力的去做真实的自己。


                       四:人际关系的冲突

???????????????

    我对于有些讨厌的同学真的有些看不惯,看不惯这个词是最好形容的。我很讨厌的一种女生,就是很脏,动不动就在教室里吼叫毫不顾及形象,毫不在意别人,就是很粗暴的人,她对别人想骂就骂,想说就说。虽说我不是她的同桌,有时候看着她也有些烦,因为她是一个特别吵,自习课有特别闹的人。班上很多女生就是避开着她选位置的。

    而且我特别讨厌那种矫揉造作的人,就是我的那个室友,后来我发现她真的是一个很矫揉造作的人。这明明大家都是同样接种一个疫苗啊,就她一个人在她男朋友面前哭哭啼啼的。她以前告诉我说她跟那个男生只是一个普通朋友的关系,后来就越来越假了。她告诉老师说那个男生是她表哥,其实根本就不是,哪有表妹会坐在表哥怀里,牵着我的手回家?我当时真是特别傻,就算这样我还相信他们只是普通朋友的,什么恋人之下亲人之上 。因为那时候关系很好,她说的我都相信,后来慢慢的发现,我竟然被骗了?她曾经还跟我发誓说绝对不会跟他谈恋爱。

后来我就发消息跟她说了很多,我说我们还是做普通朋友吧,就不要一起回家,不要一起吃饭了。后来她就不理我了。但说过去,说过来都是我自己的问题,不然我怎么总是觉得别人不好呢?有的东西确实是正常人都会感到烦,但是我就反应太激烈了,我比别人更敏感更容易动怒。但是我又想,其实这个东西不只是发在我一个人身上,其他的好朋友他们之间也有闹翻了的,也有闹过矛盾的。不止我一个人是这样的,这是人之常情。只是我比他们更敏感。

王宇,你如果跟别人吵架了,你有什么反应?你看到他会害怕吗?你的神经会紧张吗?你会无缘无故不觉得出现一种很烦躁极其恐惧的状态吗?你会恐惧吗?我以前一直想问你这个问题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症状?我如此害怕跟别人吵架,我害怕吵架之后那种不和好的恐惧。感觉世界都要裂开一样,我都无法正常学习。男生还好,他们没有报复心理,女生就很喜欢勾心斗角,我不是想维护一个完美的人际,我只是害怕失去友谊,害怕我跟别人吵架之后,那些人的对我的攻击,很排斥我的感觉。为什么吵架了一定就要互相排斥互相折磨呢?当普通朋友不好吗?为什么有那么多怨恨?我很讨厌,很害怕那些攻击。是害怕伤害,害怕针对。我对别人的攻击性几乎为零。就算我努力的去攻击别人,反击回去,伤害最大的还是我自己,我自己就会在恐惧和害怕当中度过。那时候就会出现对视恐惧,眼神恐惧了,我就害怕盯着别人,害怕别人的身影,他出现我每一根神经都紧绷着。我也不想这样了,但是控制不住。此时,我就会感觉像失重一样毫无安全感,就好像一个被抛弃的孤儿,别人总是赢的那一方。那时候每天过得心惊胆战,早上一醒来都是想着那些不好的东西,在学校的时候,无时无刻脑子里不充满着那个与我争吵闹翻闹的人的影子。

别人的看法好像对我来说就是一把匕首一把枪,分钟让我致命的。这些东西又让我想起了我的妈妈,妈妈总是告诉我说,不能让那些瞧不起我们的人看笑话。


                          :学习与高考


有时候其实学习挺累的。每次有想不出来的题的时候,我的大脑就不受控制就会一直想,想到浑身不舒服,想到精疲力尽。想到一定程度我的身体开始不舒服,就是那种很暴躁不好受,满脑子都是题啊什么的。像中了邪一样,根本就停不下来。有时候也因为这样心情和情绪不舒服很久。有时候想题卡了的时候,很烦。那时候我的手都开始不舒服了,我的手会发红像血液里的红点集齐来那样,会感到很烫。今天有道物理题,我想不出来,研究久了我这些症状就又开始了,它是那种越想越严重的那种。感觉我那种偏要把它想出来的那种强迫思维,又要出来了。我就说服我自己,不要想,不要想。就一个物理题个嘛,没什么的。你不会的题也不止这一道。不能因为这样又毁了你的情绪。慢慢的我就稳定下来了。但是平时在学校,学习一紧张我那毛病就更严重了。要说从源头来讲,我好像没强求什么啊....每一道题要弄懂?没有。但如果一节课没有听懂的话,我就会焦虑恐惧。或许我对这些东西太强求了。

说到敏感,我对噪音就很敏感。而且很烦那种大声吵。有时候班上太吵我都想一锤打死一个....当然那是不可能。我在很吵的环境中无法生存,与其说我怕吵不如说我怕我听到那么吵内心的烦躁和痛苦。我还因为这样吵在网上买了耳塞。我真的太烦了。下午的时候有点类似于应激效应或者急性焦虑障碍一样,事情还没来我就开始烦躁。有时候我们班上吵我同桌就受不了了,只是她那是正常人的抱怨,没我那状态啊~她没我敏感,我是对噪音超级敏感的人,起码现在是这样。

我什么心理问题都有,感觉病入膏肓了。好烦啊,说厌学吧,这也谈不上,我感觉学习挺快乐的。我就是烦烦烦烦烦烦烦!可能自己给自己的学习压力大了。

忍受和接纳不是一回事,或许有些事情我只是在忍受没有接纳。症状让我深入我的价值观和人格,我之所以受不了那些噪音,是因为打扰了我学习,我不想他们这样打扰我学习。喜欢安静的学习,喜欢静心,不喜欢打扰。这背后也只是利益的驱使。我之所以遇到那些题想一探究竟,会不停的想,又是对于完美的病态执着。我的完美欲望来自于我想考一个好学校。我怕一晃很多题都不会,所以我对外界的打扰总是那么敏感,想尽各种办法逃脱。其实人格如果病态的话,就算不是这样的事情,明天也会有那样的事情引发我的症状。但是这些思想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变过来的,就像物体本身具有的惯性一样,有时候不想发生的事情,大脑还是会让他发生。

重点来了,高考考不好,意味着什么?这一切对我又有什么样的意义?为什么在学校呆久了之后,一切都有压力和焦虑呢。高考,是一次人生转折的重点。我拿药是为了高考,好像借住药物就可以麻痹自己做自己应该做的事,去到达更好的程度。更好,我想的更好是什么?是没有所谓的症状,没有身体上的不适吧,大部分的心思全投在学习上,然后考一个自己理想的学校?达到我自己想要的一切?我想要的是什么?后来才发现,其实我在以前的日子里面都是为着我妈妈活的,没有为了我自己活,那是刻在骨子里面记忆,就像高考不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妈妈会看不起我,我妈妈会觉得丢脸,就像以前中考的时候,考的不是很高,想死的心都是有了。那时候妈妈一直骂我,如果我不是跑出去想自杀,我妈是不会收手的,一切来源于都是我妈妈。以前好像我妈妈总喜欢把所有的目光放在我的学习上,好好学习有出路了,就是她的人生高光!后来这些东西就已经深深的刻在了骨子里面,高一的时候考好了,我妈妈高兴,考差了骂的一钱不值,后来我发誓,不管考好考差我都不会告诉她成绩了,后来不管什么考试,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她成绩。

后来妈妈或许也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更或许是看到了女儿的不正常,她不再对我严格学会了理解和宽容,她不像以前那么百般刁难我,对我放松的特别多,脾气也变得温顺起来。这一切都很好,但是我再也不敢靠近她了。当我问她是报考夏季高考还是春季高考的时候,她告诉我说我觉得好就好,不像以前那么告诉我说考重本吧,努力就一定可以考上的,二本真的太差了。很多事情很多细节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我不敢靠近她。我对于她给予我所有的变态并没有怨恨,因为她过得已经够辛苦了,如果可以,我希望她把她所有经历的痛苦都一并加在我的身上,她快乐就行,我死掉也无所谓。

高考没考好,假如考了一个专科,妈妈会生气吗?会觉得我很失败吗?虽然妈妈现在没有这么要求我了,说随便都可以,只要自己开心,但是好像这就是刻在骨子里面的记忆,好像都已经默认考不好,考不好就是人生失败自己失败。是时候该改变自己了,以前的妈妈的观念已经融进了我的大脑,影响着我后期的行为, 我需要改变。

放过自己吧,自己已经很辛苦了,为什么不喜欢自己?这么多年了,也该喜欢自己了吧?为什么要自卑呢?因为腿粗吗?因为手臂不细吗?因为脸胖吗?为什么这些叫做缺点的每个人都有,为什么我不接受呢?王宇说的对呀,其实因为不接纳自己,自己不喜欢自己。后来这些问题都想明白了。有多少人是有理想身材的。是有多漂亮才叫漂亮?有多优秀才优秀?我挺好的,不是因为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优点,而是真正的喜欢自己?自己什么样子不可以接受啊?

后来特别多事情想通了,找到后面的病态原因之后,我也不会给自己施加那么多的学习压力,已经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症状真的像魔法一样消失了。可能说的不是很详细,但是在思考的过程当中,我真的感悟到了很多,包括我的一些人生价值观和对以后生活的看法我所期望的事情.....


                         六:关于治疗


坦率地说,我们的治疗并非完全在一个波段上,原因很多,首先,治疗频率过低,让我不能完全与她生活与思想的变化同步,第二,她很着急,着急寻求建议与方法,想要一个疗程(十次治疗)就取得实质的进步。因此她缺乏耐心,希望治疗中我可以像视频讲座一样直接说重点,少一些了解的环节,第三,她会时不时写大量的来信,但来信偏向少女抒情散文,对于我一个直男来说,看起来比较吃力,不容易抓住重点(本文只是在她近十万字的书信中截取了相对理性与思路清晰的部分),第四,对我的理想化,她几乎成了王宇的小迷妹,我在她心中是神一般的存在,这当然不能说不好,但理想化咨询师会存在诸多问题,诸如,完美主义,她希望我记住他说的每一件事,阅读他写来的每一封信,当我没有达到的时候,她会失望。她希望我给他灌输信心与鼓励,告诉他会好起来,但治疗并非是成功学给人灌输希望,治疗无法人为地加快,就好像不能让孩子一下子长大一样,要脚踏实地,要搞清楚情绪与症状背后所隐藏的病态人格与潜意识需要。虽然她知道要分析病态人格,但更希望我给她总结,给她建议,因此治疗难以深入。而对咨询师的理想化,也说明对自我理想化的存在,毕竟他崇拜的人,都是他想要成为的人,简单来说,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一个更优秀的人。但这种优秀幻想,往往会成为接纳他人与接纳自我的阻碍。诸如,在现实中,如果有男孩喜欢他,他往往觉得很恶心,因为他喜欢的男孩好像明星一样,要帅,要干净,要优秀,所以虽然周围的同学的生活都进入到了新的阶段,但她依然好像小孩,停留在原地。

    虽然治疗有很多的外在与内在的困难,在治疗中,在他的信中,也感受到了她的进步,她写到:我最近认识一个朋友,那个人给了我不一样的价值观,给了我不同我妈妈的想法,给了我重新去看待这个世界的眼睛。后来我不用她(妈妈)的视角去看,用我自己的视角,看这个世界,我更加接受自己学会对自己好了。 其实我以前真的很挑剔,后来我真正的发现,作为一个人要学会接纳,那些所谓不好的东西,只是过于挑剔和人为定义的,其实当你真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的缺点其实就不是缺点呀,只是一种特点,就算是缺点也可以接受,没有厌恶没有歧视,没有不尊重。我以前总是想不明白接纳的真正含义,可是后来经历多了之后发现,接纳含义就是我上面说的那些东西吧,我也不太会描述。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包括我的偶像王宇。表达能力太有限了,但是感受是真的有,以前总是对于他们的好和坏,分得特别的清和尖锐,以前我很极端好的时候觉得别人特别好坏的时候觉得特别坏,现在完全都改了,完全都不一样了,生活很平静,没有多大的波澜起伏。王宇也写过说,一个人心里之所以感到痛苦,是因为他心里存在恶,对啊,我之前那么痛苦,是因为我自己不接纳自己,接受的越多越轻松,我真的改变了好多.

这么多日子过去了,对自己的了解也越来越多了,感谢王宇的指导咨询和自己一路的努力,我还活着,但是一切好像都存在矛盾,我焦虑的和我恐惧的在别人正常人眼里就是不可思议和无法理解。那些日子真的很痛苦,一点小事就可以引起我心理的惶恐和不安。我不喜欢新的环境,因为我要花很大的力气才可以适应,很没有安全感。我喜欢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很小的空间,不喜欢跟别人心灵交流,很少对别人敞开心扉,对人人防备,事事小心。

实际上总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打破你的厚厚的玻璃屏障,让你勇敢地奔向外面的世界去。生活不是一杯清澈的蒸馏水,只是高锰酸钾而已。催化我们长大,喜欢王宇,因为我觉得他就像一个老流氓一样无所畏惧,给了我生活的勇气。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已,我不必要那么高尚,放开就好啦。也是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

如果总是担心害怕别人瞧不起里,那么一定是你自己先瞧不起自己的,当外界与自己发生冲突的时候,你的外界意识会慢慢浅薄,它在一点一点缩小,最后模糊不清,自己的感觉是那么强烈那么荡气回肠。我希望跟那些每个时刻躲避了还惊惊颤颤浑浑噩噩的自己说一声:嘿!不要怕,你只是在做自己啊! 是啊,我只是在做自己啊,我又能有什么坏心思。就像闹僵了的朋友,事情都过去了,我不知道我在躲什么.......我想我要勇敢地跳出这个圈子吧,虽然说起来很复杂很复杂。但是先停止逃避再说吧,我不想再逃了,不想了.......

你说的没错只有爱可以治愈,包容可以治愈一切。在世途的阴影和风暴中,一直煎熬,我一直煎熬,终有一天奇异的晨光消散了头顶的乌云,像我这样的人也有阳光灿烂的时候。我告别了过去惶惶不可终日,风吹草动,草木皆兵.......   

世界上所有的不幸来自在意,不论是善意还是恶意。我知道对于我的爸爸妈妈我应该保持一定的距离,适当的关系,伤害是个可怕的东西,好了伤疤还是会有去不掉疤痕,一辈子带着,刻进了骨子和基因,一个人,一辈子带着,去不掉的,就像世界上没有百分之百的纯净物。       

    离他们两个远一点,是对自己最好的选择,他们两个水火不相容,完全都是一个对立事件。妈妈不应该那么对我,如果我有一个孩子,我不会把那么多烦恼那么复杂的东西,全都灌在他的脑子里,好像生怕他活下去一样,天天浇灌一些有毒物质。哪怕是欺骗,哪怕是善意的谎言,要营造一个美好的世界给他。爱是保护而不是暴露式的危害。或许她要我永远站在她那一边,跟她一样恨我爸爸,把我当成了一种报复的工具,正是因为如此我才那么不健康。妈妈越苛刻的人心理越不健康。我从小就是受她的影响太多了,我现在发觉我的深层意识里还会有妈妈的影子,有的地方好相似。后来我接纳我去相处,我发现自己其实也不是她说的那样啊。经过很多事情,我就觉得我妈的性格有问题。我理解她,但是不接受。她怎么不好呢?她怎么不爱我?她怎么对我不用心呢?

离这些东西远一点吧,离她远一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吧。她是一朵带刺的不可靠近的玫瑰。不可以靠近远远的看着就好了。我就活着一次,为什么不热烈呢。对待妈妈和爸爸都保持着相同的距离,不远不近都好了。不要太过于排斥,也不要太过于亲近,理性的对待他们两个有毒啊.

跟我爸呆着,我怕我直接变身成我妈了。我自己那么讨厌我爸,就是因为我妈一直在关注他的那些不好。相处下来其实也不是这样,我要坚持自己的判断,因为发现我妈妈越来越多的不对不正确。就这样吧,慢慢的告别那烂透了的前半生。慢慢逃离这个原生家庭,哪怕摆脱不了远一点也是好的。本来父母和孩子之间不用捆绑的,不要像寄生虫一样依附在爸爸或者妈妈的身上,我自己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可以自己建造起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把我和父母分开。我会自由的。   

    接纳才是最好的东西。王宇你记得吗?之前的时候我说我考到多少分了,你能给我写一篇文章吗?那时候你说其实这些是无条件的,为什么要一定考多少分呢?我可以给你写。还有你说就算你大学没考好,你考了一个医专,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对啊,我太世俗了,我从来不喜欢给别人提要求,因为我不敢。我总是还没说出口,就以为别人要拒绝。我就是那么自卑,我就是那么卑微。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有人跟我这么说的时候,我整个人其实都是震撼。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那么跟我说话。其实你说的有些无意间的话,真的很打动人。你给了我一个好的开始,一个好的榜样。是的,咨询的过程当中,很多细节我都注意到了。或许你不经意的一句话就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启发。

你也是我优质的偶像,你确实头上有光环,有圈圈在发光。但我并没有把你美化,最真实的你才是最好的。你真的很接地气,喝水的时候洒在了衣服上,咨询的时候没吃饭还吃饼干,好可爱。 其实我觉得缺点这个词它是一个中性词,并不是一个贬义词。每个人都有缺点,当你真正接纳和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的缺点就不是缺点,只是一种相对与不太正确的东西。有时候你觉得一个人身上存在的缺点,并不是你讨厌他这个点本身,而只是因为你讨厌这个人而已。当真正的放宽心了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真的挺美好的。

    星星如夜,海里的岛屿是不融化的,白色冰山,我想做星星,看月亮不需要仰望,即使身处黑暗,也有足够的光芒,互相照应。幸福感源于探索自然验证未知的兴奋,终见光明的满足以及发现真理的不朽之感。我大可不必把别人想的那么坏的。并非坏的人所有的都坏,并非坏的人随时随地都坏,有时他们只是走路而已,微笑而已。王宇希望你一直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如果可能我也会像你一样的,也想治愈自己,帮助别人。


                           七: 尾声


虽然在治疗及自我分析中她取得了较大的进步,但依然存在很多问题,比如人际的敏感,学习与状态的焦虑,对优秀与成功的执着,完美欲导致对自我与周围人的不接纳,及对优秀的人的崇拜,和想要拯救妈妈,成为妈妈期望的人的潜意识需要等。

简单来说,在意识层面她有了较大的进步,但内在的欲望,执着,被爱与接纳的需要等潜意识动力依然强大,并可以掌控她的人生与选择。一不留神就陷入到焦虑、抑郁、强迫、恐惧之中,而此时需要分析与觉察的是,是否还有各种病态的追求、价值观、人格扭曲在其中起作用,是否自己依然活在完美自我与生活的幻想之中,所以才对现实与现实中的自己难以接纳,因此产生了内心的冲突与恐惧。

当然,阻碍接纳真实自我阻碍还有很多,诸如,被爱的需要,被妈妈病态价值观的洗脑,童年创伤性的记忆等,这些都会导致骨子里的恐惧与价值的缺失,她会恐惧真实的自己,也会嫌弃那个内在的小孩,而停留于创伤与逃避就会进一步阻碍她用自己的眼睛来看待这个世界,阻碍她用心感受到真相:这不是我的错。

如果只是用脑,而不是用心,那么就只是知道了一个道理,但道理不能改变一个人,只有用心体会。而这种体会不仅在治疗中的交流获得,更需要在人生的经历,与不断地自我认识中顿悟,发现的越多,体会的越多,经历的越多,才能醒悟到人生不需要完美,不完美,不优秀,依然可以活,依然可以接纳自己。而此时才是真正的接纳,接纳不仅意味要接纳自己好的地方,也要接纳自己不好的地方,此时,才能体会到真正的自信,毕竟自信来自于内在包容,而非外在的证明。

一个人越是需要用成功,优秀,人际和谐,高尚品质来包裹自己,此时他得到的仅仅是一种自负式的优越感,而非脚踏实地的自信,当外界光环不在,那么他就又开始嫌弃与无法接纳真实的他自己了。

几乎所有的心理问题的本质都是不接纳自己,而这又来自于原生家庭,虽然肉体可以脱离,但人的精神与灵魂却难以摆脱。此时,他会继承父母的苛责,高要求,完美欲,潜意识会认同父母的观点,认为是自己不好,所以父母才不爱自己,并把这种恐惧泛化到全世界,担心不完美的自己也同样不会被他人及这个世界接纳,所以他不得不带上面具,他不得不逼迫自己,他不得不成为一个他所不是的人——一个更优秀的,理想中的自己。

虽然成功和优秀可以让一个人暂时地摆脱卑微,但一个人不能永远优秀,他总有失败的时候,此时他就会直面内心的恐惧与骨子里的自卑。他也许习惯性地想把自己变得更好,努力被人看得起,但这并非是治愈之道,只是权宜之计。最终,我们要选择直面现实并与自我和解。

怎么才能放下幻想,怎么才能放弃病态的追求,怎么才能接纳自我,怎样才能抚平来自于原生家庭的创伤,并活出自己。

这是心理治疗中最重要的议题,但也是最难回答的部分。毕竟这不能仅仅是道理的说服,更多的是来自于内心的觉察与触动,简单来说,如果一个人依然幻想被父母所爱,依然认为父母做的一切都是对的,都是为了自己好,无法觉察到父母的病态与自己成为他们维系神经症需要的工具,那么我们就无法对自己内在病态追求与价值观进行反思。而一个人如果不能直面那个被嫌弃的小孩,没有直面现实的勇气,依然试图通过活在幻想的完美中,幻想通过成功与完美来拯救自己,那么他就不会走上自我救赎的道路,他只是在原有的误区中不断地转圈。如果他不能醒悟到这一切不是自己的错,错的只是父母病态的要求,因此内化成自己的追求与评判自我的标准,那么他就不会接纳自己的不完美与失败,那么他也就不能正确地看待他自己。如果他不走出原有的舒适区,虚假的面具,他不能以真实的自己与这个世界相处,那么他就永远不能把这一切理论的认知升华为一种人生的体会,那么他就不能把认识到的一切融入到他的血液当中,也同样不能对生活产生任何建设性意义的作用,更不会勇敢活出他自己。如果他不活出他自己,那么他就不能看见不一样的风景,就不能发现不原谅与不接纳自己的是病态的父母,及被洗脑的病态的自己,而不是他人,更不是这个世界。

当他可以再我所述的各方面有所突破和进展,那么他生活的域限也会因此变宽,他也会看见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与不一样的自我。当然并不是这个世界变温柔了,也不是他优秀了,只是他对自己宽容了,而此时他会发现这个世界也因此变得宽容,他人也不再那么恐惧,他突然意识到真正可怕的不是外界,而是内心长了一双苛责的眼睛,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不接纳自己。而在他不断努力与突破之下,他取代了父母的位置,用自己的眼睛重新看到这个世界,发现这个世界与自己并非父母严重那般可怕,自己也并非那么不可救药。

此时,他的防备,伪装,幻想也因此减轻,良性的循环开始运转。他开始不那么敏感,不那么强求,不那么苛责,不那么幻想,他更加投入生活,更加务实,而不是为了被人眼光而活,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因为一个人的价值本不用证明,存在就有其意义。此时,他开始朝向自我实现而发展,而非为了脱离自我。

用我写作的《走出抑郁症》这本书中的一段话来结束:他变得更加坚强了,坚强不是因为他可以战胜一切,而是他意识到了自己的脆弱;他变得更加明智了,明智不是因为他可以了解一切,而是他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知;他变得更加真诚了,真诚不是因为他绝无谎言,而是他意识到自己也有虚假的一面;他变得更加善良了,善良不是因为他可以普渡众生,而是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丑恶的一面;他变得更加成功了,成功不是因为他所向披靡,而是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无法逃脱失败;他变得更加安全了,安全不是因为他可以掌控一切,而在于他意识到自己其实一直活在不确定性之中……总之,他成了一个真实的人,而不是一个完美的神。

当然,更详尽的解读,可以关注接下来的两节视频直播课程《自卑》《神经症的本质与治疗》,具体播出时间另行通知。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