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杨安安

我来过,战斗过,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浏览量:1085      发表时间:2017-07-24

 

我来过,战斗过,深爱过,我不在乎结局

 

 文:杨安安

连续两天看了两场电影,《冈仁波齐》和《悟空传》。


看《冈仁波齐》期间,老公睡着两次。

他说这电影就是把新闻联播一个关于藏人朝圣的2分钟新闻放了两个小时。

每次睡醒,就发现,还在路上磕头。


《悟空传》,时隔多年,早已忘了内容桥段,却永远不会忘记金庸客栈那段年轻的记忆,今何在那股直戳心底的忧伤。

——“光阴在花绽开中消亡,歌舞,却永不停下”

——“走的再远也走不出那片天么”

——“我终不能改变那个开始,何不忘了那结局呢”

对我来说,电影《悟空传》,无论如何,都是重温和感动。

 

这两部完全没有可比性的不同题材电影,风格迥异,《冈仁波齐》冗长缓慢,平静若水,类似纪录片。《悟空传》神话故事,满屏厮杀,惊天动地。


然而,他们追问的仍然是相同的人生主题,关于孤独、死亡、爱和生命的意义。



  关于认同

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面临无数的选择,每个生命都有无限的可能。可是,每个人的出身,也决定了先天的局限。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这个著名的哲学命题,我们很多人可能从来没有关心过也没有想过,事实上,每个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从妈妈最初对待我们的方式开始,跟这个世界逐步发展出各种关系中,在意识和潜意识里,已经慢慢形成“我是谁”的自我认同。

在朝圣路上生下的孩子,绑在妈妈的背上,伴着妈妈五体投地磕长头;没人照顾一起上路的女儿病了,妈妈说发烧也要磕头,磕头长见识;十八岁的少年,在理发店里,面对美丽的姑娘,说不出心里想说的话;杨培去世了,侄子说这是叔叔的福报。

这个世界,一直都有它的规则。比如宗教信仰。

走在朝圣路上的人们,磕头,念经,早已是自我认同重要的一部分。选择对规则的接纳,遵从,虔诚地执行,从而获得心灵的宁静,生而为人,还有什么比心安更重要的呢。

而女蜗补天遗落的石头吸收天地精华而来的孙悟空,孤寂五百年,风餐露宿,这个没娘的孩子,从不曾被温柔对待。

他的世界,是不被约束、不要规则的世界,他的自我是婴儿般全能自恋。

当他被侵犯,便直捣天庭天昏地暗,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杨戬、天蓬、阿紫,个个身怀仙力出手不凡,却每个人都在迷茫中怀疑,在犹疑里徘徊。

如果说有命运这个东西,那就是我们的自我认同在潜意识里给我们自己撰写了的人生脚本。

完整的自我认同,也许就是如《冈仁波齐》,此生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那些在冲突中长大的人,注定背负痛苦折腾。

                  关于孤独、爱和生命的意义

每一个人,都需要陪伴,需要被看到,被关注,被爱。

如果我们能看到自己有多么渴望与世界产生链接,我们就能体会到自己内心深处的孤独。

朝圣的小女孩打电话回家,跟每个人说的都是“你想我了吗,我想你了”。

杨戬出生卑微,生下来就被天尊带走,念念不忘亲娘,默然接受错把自己当儿子的老人的亲近和温暖。

悟空和阿紫,发现对方跟自己一样痴迷于晚霞那一刻,他们在广阔而又空无一人的路上相遇,看见对方的脆弱,惺惺相惜。

天蓬和阿月,他们知道,挂着石头,他们终究会找到对方。

亲情关系、亲密关系,这也许是跟世界最深的链接,信任,依赖和承诺,似乎赋予了生命更多的意义,让我们不再恐惧孤独和死亡。

只是,我们还要再勇敢一点,承认生命的无意义。

存在主义心理学家欧文亚隆说,如果我们不能拥抱我们自身的孤独,我们就只是利用他人作为对抗孤独的挡箭牌而已。

当我们不再需要观众,可以自己的方式,对抗黑暗和恐惧,我们终于成为自己。这时候转向另一个存在的时候,这个爱慕是由衷地欣赏对方作为生命的尊严和丰盈,不再为利己、为填补自己内在的黑洞。

也许这仍然无意义。

我很乖,我来过or我来过,战斗过。我可以选择。

我不在乎结局。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