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王宇

我不是在辩解——回复患者的一份来信

浏览量:358      发表时间:2017-10-25


【本文写作于2013年】 

做过咨询的第二天,助理收到了他一份很长的来信,我仅简单回复了一句:建议他看看我的书,并且这一切是比喻,而非打击,让他自己好好想想。不过中午,几个咨询师谈到了这件事,我被他们批评了,谈到关系还未建立,也许不应该讲太多,就算是实话……这一点我承认,有些心急——因为不知道他以后会不会继续治疗,也考虑到治疗费用也是不菲的,所以我想把我认识到的,都告诉他。没想到,这样做的结果却伤害了他。其实我应该想到的,毕竟他是一个极度敏感的人,就算别人说了一句脏话,他都会担心是否在评价他。

王老师:
    昨天很高兴我终于找到了您为我治疗,家里一直给我找很多医院我都拒绝,因为我认为他们不会对病人用心,现在大多数医生都这样,而我看了你很多视频我一直坚信你是很关切我这类的心理障碍者。
   昨天接受完您的治疗我很纠结、难过,您说的很到位的指出了这么多年我没想明白的事,就是我在为什么在别人面前活的很虚伪,就是因为我始终要求自己要做怎样的人。
   但是我认为想要做一个优秀的人没有错,只是我当初的操之过急,承受了很多我承受不了的东西导致我失去了信心、开始怀疑自己而变得不自信,而我不接受这样的我,从而就像有2个自己,我想要去掩盖不优秀的我而虚伪。
   对,我是应该接受和面对不优秀的我,即便是这样我也应该心里抱有对未来的憧憬吧,现在的人基本不缺吃穿,更多的需要的是精神食粮。
   你却告诉我,我是一个残疾人,就要面对我残疾的人生,不要妄想我是一个正常的人,我曾经2条腿,现在只有1条了,小心这1条也丢掉,你连我最后的一点自信也剥夺掉了。
   你昨天对我的评价,是我这一生受过的最低评价。
   我即便患了社交恐惧症,可我在人前总的来说都还是不错的一个人,只是过不了自己的这一关。
   我二十五岁,身体健康,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唯独有了一点心理障碍,我不知道我是如何成为你口中那个如此不堪的人。
  我以为心理医生是会为我们打造一个健康,阳光的心理。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更好,为什么我想更好在你口中是那么的遥不可及和不要脸呢。
  
   你说的话的确对我的病很有帮助,我认识到不能老要求自己做怎样的人,也许这样我有一天我的心理障碍是好了,可你把我变成了一个不求上进的真残疾人。
   我想说的是,你虽然在为我治病,可你侮辱了我的人格,医生说的话应该教病人走积极阳光的道路,而你却用这样的语言来打击我。
我得了这个病,我变的特别消极,最近好不容易调整好心态积极面对未来,去主动接受治疗,你一上来就把我打回了一种消极的状态。
 

      看了他的来信,我的心情是平静的,同时也是不平静的。平静是因为受到患者的误解,并不是第一次,我可以承受。不平静是因为对他的担忧。
      他,外表帅气,这是在视频中他给我留下的印象。但可悲的是却生活在一种自我禁锢的生活之中。当然这其中的原因比较复杂,这里就不多说了。不过从既往的人生经历,人际的挫败来看,虽然每次被打击的事件有不同,不过却有一个核心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变过——我要更优秀。虽然他现在改变了,已经不期待自己超越他人,变得在人际中如何如鱼得水,只期望自己可以好像一个“正常人”——不紧张,不恐惧,表情自然,目光淡定,不说被人尊重,起码要被他人所接受。当然做来治疗他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一个目的,这么多年他一直封闭在家里,当然也是出于这个原因——他不能面对一个“不正常”的自己,他不能面对因此被他人的冷落与轻视。
       表面看似他的求治动机没有问题,但不要忘记了一个核心——我要更优秀。当然他认为自己不同了,已经不再追求自己更优秀,只要自己正常一些就可以了。但不要忘记了核心——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他总是对自己不满意,总是期望自己可以更好。因此,我举了一条腿还是两条腿的例子,当然不是在讽刺他,而是在说明一个道理——当一个人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而不接纳现实中的自己的时候,最后的结果不是会变得更好,只会变得更糟。当然他也明白我想说的,不过却因为他的“敏感”(此处的敏感有很深的动力学因素,此处不做过多的分析),而把我的话当成了讽刺。不过我不怪他,就好像曾经一位患者,在咨询室中也对我出言不逊,甚至有点辱骂的意味,如果在外面我当然会很生气,但在咨询室中我是平静的,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我的患者,我挣钱,所以我要迁就他,而是因为我理解他,我明白他,其实他不仅仅对我是这样的,对他的父母也同样如此,虽然他的父母养育了他。我也明白,这不是他的本意,只是他无法控制自己,毕竟他对待自己也是如此苛责。一个人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就很有可能是如何对待别人的,所以我明白,他也是被内心中的某种力量所左右(此种力量为自负驱力,详见我的书,能更理解这种力量是如何控制一个人的),无法控制自己,才会对自己和他人如此的愤怒和不满。当然,我不是说我有多高尚,其实我是一个世俗的人,当被人骂的时候,我也会骂他;当被人伤害的时候,我也会反击,不过当我真正理解一个人的时候,当他伤害我的时候,我却愤怒不起来,因为我知道他也是一个孤独的受罪者,我又怎能忍心去伤害他。我只是希望他明白,也许这一切的问题不是他自己不好,不是他身边的人不好,当然也许我也没有他认为的那么糟糕,只是他期望一切都好,一切都以他的意愿为转移的期待不好……
        每个人对人生都应该有憧憬,这一点我非常认同。不过要小心掉进了“病态执着”当中。比如,当一个人睡眠不好的时候,他总是认为,能和周围人一样睡一个好觉,这总不过分把。是的,不过分,但一味地“要求”自己睡一个好觉,反而却睡不着。从中我们可以发现,当我们过于执着地要求怎样的时候,反倒适得其反。“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更好!”对,我非常认同,但当希望,成了一种要求的时候,我认为很不好!希望是一种水到渠成的心态,随遇而安的淡然;而要求却是一种不成功便成仁的狭隘。希望会让人上进,但要求只会让一个人越加远离自我,憎恨自我,甚至想要毁灭自我——当他发现无论怎样要求都达不到的时候。所以在治疗中我经常和患者谈到的词就是“希望”和“绝望”。当然每一个患者来治疗的时候,都是为了“希望”。正如一位患者给我写的信:我来治疗就是想来梦想的——变成比别人都强。我现在就是要实现梦想,不可以吗?你不能帮我圆梦吗?我自己圆梦可以吗?
       我不能……。很抱歉,说出这样的话,让很多对我抱有期望的患者失望了,也因此一些患者会对我不满,会认为我是在浪费他的钱,甚至有一位患者,给我写了一封信不仅是表达对我的不满,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谩骂的信(所以我还挺感激本文中这位患者写的信,起码,他仅仅是表达自己的不满,还没有对我谩骂)。言归正传,“我不能”是心理话,如果我说我“能”,这十足是一种欺骗。但很多人会纳闷,你学了这么多年的心理学,学的东西都让狗吃了?嗯,可以这么说,是学的越多,我能做的越少(想当年,为了学习如何帮助患者去除症状的方法,我几乎看遍了大学所有图书馆里心理学的书,我学到了很多的方法。开始我对自己信心满满,但后来我却不得不承认,方法不能救一个人,唯有态度的改变。而态度的改变又没有看得到,摸的到的方法,只有用心感悟)。不是我不思上进(当然,我也有懈怠的时候),而是学的越深,越发现,患者来原的“梦”,才是一切痛苦的根源。如果我的发现是正确的,那么如果读这篇文章的你,是希望我帮患者圆梦,还是唤醒梦中人呢?如果为了挣更多的钱,我可以告诉患者,我可以帮他圆梦。但想到,我做这份职业的初衷,是为了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这时,我告诉自己:就算被人误解,就算被人谩骂,就算他暂时还不明白,我也要说真话,说对他负责人的话。简答来说,良心上过不去。
       “绝望”——可你把我变成了一个不求上进的真残疾人。
        绝望从字面上理解是贬义的,但从——放弃,也是一种智慧——的角度来理解,却包含着更深的含义。绝望,才能放弃;绝望才能接纳;绝望才能重生……   
在这篇文章中,关于绝望先不铺开来讲,有时间单独写篇文章来阐述这个问题。
        最后,祝川,一路走好。我不期待你的原谅,只期待,你能走好下面的路!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