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王宇

焦虑:我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

浏览量:1169      发表时间:2018-01-04

很多东西是你性格造成的:公主病。正因为此,你无法面对自己的不完美,不能放弃自己想要得到的一切,并且力图高人一等,维系完美自我的假象。不过焦虑也是好事,毕竟焦虑是对失去的恐惧,而真正的失去会让你成长,毕竟“拥有”只能让你越陷越深,犹如陷入到幻境一般。

    王老师好,这是您今年三月份发给我的邮件,我现在遇到问题翻看邮件才发现自己的症结所在,但是在平时的时间里,我似乎都忘了自己活在一个维系光环的状态里,怪不得会累,会失眠,会做被人追杀的噩梦……您说我是为了追求优秀,不愿接受平凡,可是每一个人不都是如此吗?都在尽可能的表现得优秀一点,尽可能的得到别人的肯定和喜欢,这也有错吗?我知道这样子确实很累,有时候想放下一切远离一切,可是我根本就做不到,因为有太多追求和在乎的了……为了追求所谓更有品质的生活,所以就在这条病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甚至不知道如何停下来。

    您说要接受平凡,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具体是指什么呢?总不会是不再努力,不再表现优秀,自暴自弃吧!肯定不是这样,那么应该是怎样呢”

 

    一晃我们有一年的时间没见了,这封信又让我回想起了她这样一个容易焦虑的女孩。

     她因为情感问题而焦虑,并寻求帮助。他们的感情有些曲折,为了爱情他们脱离了原有的爱人而走到一起,但在没有最终确定关系之前,她非常焦虑他们的感情会遭受挫折,最终无法有情人终成眷属。

     她病态地认为:我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因为这期间太多东西她不可控,因此她变得焦虑,夜不能眠。后来她告诉我,在工作转正的过程中她崩溃过一次。因为有失败的可能性,结果她就不停地哭,好像疯了一样。

     而如此的任性让她想到了爸爸。虽然她有一个哥哥,但爸爸却唯独疼爱她一个,她的愿望总会被满足。他爸爸这个人,要面子,唯我独尊,只能他说别人,别人不能说他。但爸爸却唯独臣服与她。因此,从她从小就觉得自己特别,有特权,想要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

    她谈到心膨胀的时候,脑子也膨胀,要一切都按照自己要求的来。周围人的包容和纵容让她越来越自我,越来越病态地唯我独尊。

    “王宇老师你好,这段时间经历了很多事,我也受了很多折磨,仿佛我的性格决定了此生就是不平静,在痛苦和焦虑里无法自拔。我,外人看来那么好的一个女孩子,聪明能干,为人善良,为什么在爱情面前永远没有理智,在爱的人面前,我霸道,蛮不讲理,甚至歇斯底里,很多时候我心里明明知道怎样才是对对方好,对自己好,可是我根本就做不到。我因此失眠,吃不下饭,伤害了自己的身体,更扰乱了我的生活和工作,这样子的我,真的好讨厌。

   外表淡定的我那时候其实真的精疲力尽。现在仿佛一切步入正轨,我的美好生活即将开始。可是感觉有点不一样,我发现我的性格本身存在一定问题,职场上也一样,努力做的很完美的样子,努力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这样的我,很疲惫。

  有时候幸福就在眼前,我拥有的很多,但是我依然不踏实,我害怕这一切美好突然失去……这样患得患失的感觉,让我失去了很多原本有的美好。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她也习惯于逼迫自己做好一切,这样既可以凸显他的价值,也可以更有底气要求别人,并以此逃避他人的责备以获取安全感,维系虚荣心与自负。

    患得患失,是因为想要一切尽在掌控。虽然她精疲力尽,却依然没有放下控制——她依然不能随遇而安,只是在主观强求,幻想生活中的一切都是她要求的样子。

   所以她的追求优秀与上进心,不过是一种化装成“理想”的病态要求罢了——我必须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生活必须和我想象的一样,我的幻想必须在现实中实现。   

    但一直以来,她的愿望总是被满足,因此她都不觉得这一切是病态的,她反倒认为这是每个人都有的上进心。当然她只能这样催眠自己,才能继续“邪恶”下去,才能自欺自己原本善良。

   她似乎充满感情,但实际上却冷漠无情,毕竟一切都是实现他要求的道具,当她得到了,想必就不再那么有吸引力了。表面上是爱情狂热的追求者,实际上她不过是为了得到她想要的一个东西而已——她必须要得到他想要的一切,因为她就是女王。

   她来治疗是为了缓解焦虑,而不是为了改变自我。毕竟当这一切还可以维系,她的梦依然没有破碎,她依然试图活在掌控一切的幻觉之中。她得到了,她就“治愈”了。

  因此,很长时间我没有再见她。直到有一天她又再次噩梦连连。

  因为他们曲折的情感经历,她不敢让别人知道真相,就算她的发小。她一再隐瞒,因为她不想放下面子,不能被人笑话,所以她依然活在面具的背后。但随着周围人的好奇,也随着这件事早晚有一天会公之于众,她整个人又再次焦虑了起来——她无法维系绝对,极致完美的形象。

    她一直都在维系“万无一失的幸福”,因此任何会破坏他“幸福”的东西都会让他焦虑——任何东西。不过她不想深入探究自己,只想减轻症状,当焦虑减轻之后,她整个人也就没有了治疗或分析的动力——他总是那么好了伤疤忘了疼。

    她也总是自欺,坚信她爱的人也一定永远会爱她,她的所有的心愿一定会实现,毕竟她只有“确定”,才能睡好觉,才能有安全感。为了维系幻想,她真的很努力,努力维系各方面的优秀和完美,就算这一切只是自欺而已。

    这次,她的焦虑又缓解了,所以她又离开了,不知道她下一次什么时候会来,也许是现实再次击破他“确定”的幸福的时候吧。她总是一次一次,一遍一遍,就没有长点记性,就不能长点心,她只是幻想症状的减轻,而不愿“看清”她自己。为此,我告诉她,我会写一篇关于她的文章,希望能警醒她一些,而不是继续悠哉悠哉,就类似于八国联军都快进北京了,还在歌舞升平的昏君一般而不觉醒。

    每个人都幻想有好的方法快速去除症状,却缺乏耐心反思症状的成因。就算一些人思考症状来源,似乎也是为了消除症状而已,他不是真的想改变自己。患者总是期望不对自己神经症人格结构做更多的了解和改变,就想消除一些扰乱因素。如此以症状为核心,而不是以了解自我,改变自我为核心,总会让人走更多的弯路。

    正如霍妮在《我们内心的冲突》中谈到的:在去掉症状与探究自我上,患者又往往倾向于选择前者,因为他必须紧握其价值观,因为不这样做他的整个精神存在就会受到威胁。他为自己内心冲突所找到的答案,其特点简单来说就是“主宰”、“爱情”与“自由”。他不仅认为这些方法正确、明智、可取,而且认为这是唯一的办法。它们给予他一种完整感;直面冲突会给他带来被分割的可怕前景、自负不仅让他觉得自己有价值、很重要,而且保卫他不至于陷于自恨与自卑的可怕危险之中。”

    因此患者往往不愿看清真相,因为剥落了谎言,看清了真相,他就必须直面一个脆弱,无助的自己。这个问题比症状严重的多,或者说症状的存在正好掩盖了他内心中更大的冲突。他把注意力放在症状上,就可以逃避内心中更大的焦虑。就好像把一切都推责到“临时工”,就不必牵着着背后错中复杂的力量与体制本身的问题。

  一个男孩告诉我,在治疗上,我们有着根本的矛盾,毕竟他想要更好,而我劝告他接受自己的不好;他想继续活在梦中,而我却一直想惊醒梦中人。

    虽然治疗师与患者都在谈着进展,但其实他们是在往相反的方向拉扯,一个是帮助其真我的发展,另一个是固守理想化自我的幻想以逃避恐惧。因此他不愿审视自己与发现真相,因为那样会让他体验到深深的自卑与自恨,因此他必须奋力不去了解自己给自己编制的谎言。

    只有当他醒悟到,是自己一直不放过症状,而不是症状放不过自己的时候,他才会对自己及人格扭曲产生兴趣,才能进一步发现自己内在的问题,而不是只看到外在的冲突。治疗的作用正是帮助病人意识到身上起作用的所有力量,阻碍力与建设性力量;它帮助他战胜前者,调动后者。

    但在这之前,患者只是努力地维持现状,不去审视真相,而我只是在等待——等待,他谎言与幻想的破灭。当他再也无法维系幻想,维系理想化自我的时候,他也许才能静下心来,而不是当初那么浮躁;他才能醒悟到自己根本问题所在,而不是仅仅是知道;他才能对扭曲的自我与人生感到可悲,而不是还继续活在幻想的幸福之中。此时,他才能为了成为一个人而抗争,而不是为维系成一个神而挣扎。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