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杨安安

在你决定生孩子之前,或许试着先养条狗

浏览量:768      发表时间:2018-03-31

在你决定生孩子之前,或许试着先养条狗
 
                                     ——苏晓波
 
本文记录的是3月份参加苏晓波北京工作坊的个人体验,因为涉及到咨询伦理和保密原则,具体个案情况我现场都没有做记录,这里也不做叙述,只记录苏晓波的分析和我自己的个人感悟。
 
苏晓波说,一个人发黑的印堂和深深的抬头纹,其实是继承了家族里抑郁的部分。抑郁写在额头上,这一点,我有深深的体会,真的绝非一日之功,记得我上学的时候额头上就有皱纹,所以从那时候到现在,我的发型几乎没有变过,前面都是厚厚的刘海。
一个熟悉又胆怯的人为何选择了来做现场体验,苏晓波的解释是,她不顾一切,千山万水来找的不是他,找的是父亲。这一瞬间,我泪流满面。
我一直认为自己长的丑,小时候,我奶奶活着的时候,她经常说我是丑鬼杨凡。我至今不知道丑鬼杨凡有多丑,但是我看小时候一张跟表妹的合影,我们穿着同款布料的连衣裙,表妹看起来那么可爱,小天使一样,而我看着就像穿着别人衣服的惹人嫌的弃儿。去年在上海的苏晓波工作坊里,在那样一个场域,他是一个权威,他让我觉得,我是如此特殊如此有意义,怎么可以不好好地活着。他是父亲,却不是我温和软弱的父亲,不是被我母亲指来唤去的父亲,是坚定的强大的可以依靠的大树。
我在上海工作坊结束后,纠结了很久,终于鼓足勇气找苏晓波做个人体验,助理做了登记,让我排队等,反正到现在还没排到,据说到今年年底有可能。
我要找的,何尝不是父亲。
 
我这次工作坊的室友,她对精神分析有着天生的绝妙的理解。她上场以后不断地把椅子往苏晓波旁边拉,苏晓波不断地逃,最后确定下来他们的椅子已经互换了位置。她拿出手机给苏晓波看的她与业内某大咖的微信,然后说到她的去理想化的问题,她那么淡定、优雅,侃侃而谈,抛出一个无解的问题,下面有些人因为不知所以有点烦躁,可是我旁边的女生开始啜泣,而此刻我正在笑。
后来我拿到话筒,我说,上午女生做体验的时候我躲着在哭,我觉得那个女孩就是我,今天下午做体验的是我的室友,现在的场景是我预期的,我很高兴看到了。就像苏老师说的爸爸其实也可以是妈妈,妈妈也是爸爸,在我小时候,我妈妈是个残暴的人,但是她也很有力量。我知道室友能够打败苏老师,我做不到的,她代替我做到了,就像是能够向妈妈表达了我的愤怒。但是我在说的时候,没有刚才那么高兴了,有点难受。
说完后,过了一会,我差点失声痛哭了。从高中开始就留的这个发型,我知道好处在哪了,哭的时候,低下头,头发可以遮住脸。
后来有别的人谈到体会到苏老师的无力感,我身边哭的女孩发言,说她把自己藏的那么深,她长大的过程的有多难啊,这个女孩共情别人的能力非常牛B。
 
有个咨询师感觉自己非常焦虑,可是她叙述自己的生活的时候,我忍不住低声说很羡慕她的生活。后边的女生说,她就是要别人知道,她过的有多好。去年的工作坊上,老师说她是木偶,这次老师说她人不在这儿,她好着急,问老师,我人在这儿,我要怎么样你才能觉得我在这儿。
她听不见别人在说什么,但是她要掌控所有,她看起来那么完美,可是她焦虑生活中10%她不能确定的部分。
苏晓波说,没有反应是对反应的恐惧,害怕失控,我们每个人都是因为恐惧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苏晓波说,如果一幅画,画的背景是破旧不堪的房子,但是这个房子面前如果站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就好像可以把房子什么的都遮住了。一个女孩做现场体验的时候,苏晓波说,我跟你太熟了,做不了,精神分析不是给谁都能做的,潜意识已经定下来,没办法工作。我坐在第一排,我说她如果不能做,我愿意换她。苏晓波说,你也熟,也不行。
而我们都明白,站在这样一幅画里的女孩,撕毁这幅画,他下不了手。
他不愿意别人把慈悲这个词用在他身上,可是,用哪个词语替代呢,对于不同的人,他都似乎不经意地在用不同的方式恰到好处地保护到对方的软肋和脆弱。
 
一个30岁,看起来却只有18岁的永恒少年,苏晓波说,一个孩子如果不能很好地发育,是因为养料都被他所属的那片土地吸走了,我看见你,觉得你成为了父母的养料。
以前也看过一本书里说,很多人到了年龄很大的时候还是看起来很小,其实是他的心理固着在小时候那个创伤位置。
在我们生活中,尤其在心理圈,常常有一些永恒少女、永恒少年,可能因为学心理的人大多数都有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创伤经历。
他交了很多女友,可是总是这样那样的问题结不了婚,他说,老师指条明路呗。
苏晓波说,其实我们找那个女人,内心的新娘都是去掉新字之后那个娘。为了忠于妈妈保护妈妈,很多男孩不结婚,或者结了婚也跟媳妇天天吵,打,抱怨,你对我妈不好啊。你找越多的女人越是背叛不了你妈妈。
孩子不是随便生,妈妈,不是随便做的啊。
 
后来和室友讨论某件事情中,室友说,有一种人他不用做什么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我说,比如我,你帮我争座位,你帮我去打败苏老师。我很享受你做的这些,可是为什么,之后,我那么悲伤。
 
旁边的女生非常焦虑,说她现在就像一个感受器,特别容易感受接收周围的情绪。她现在缓解焦虑的方式就是买口红,已经买了一百多只口红,把一个色系的口红放一块,都摆的整整齐齐的。
生活中,看起来我们可以有很多选择,可是我们真的能找到自己想要的那只口红吗。
苏晓波说,口红其实是对父亲的思念和呼唤。很多东西在出生之初长大之前就已经定下来了,成年之后只能打开看,而不能做什么。心理治疗不是一个有力量的人给予另外一个人什么,而是普通人和普通人之间的同病相怜,两个受苦的人的共振。
 
有的人,长得很大了,你还会觉得他是一个太让人心疼的孩子,心疼的你都不能提他的成长经历和生活背景。就像前面提到的苏老师说的那幅破房子的画,你不敢去探究房子,甚至不敢碰触画里的这个人。
苏晓波说,爱是自恋的客体化。如果你对比昂有感觉,你的内在一定有一个比昂,如果你对苏晓波有感觉,你的内在一定有一个苏晓波。你对什么有感觉,你的内在一定有一个。潜意识总要回到真相,一个人人格里90%都是父母的,你看你叫什么名字,其实是三个人加在一起的名字。父母是自己的内在,你的内在会走到跟父母平齐的位置。精神分析从来不是把人拔高,而是把你送到最恐惧的位置。恐惧的本质是欲望,病是隐藏的欲望。你只有通过病,表达你合理化的恐惧。
 
弗洛伊德最伟大的创造,就是提出了无意识和强迫性重复。一代代人无意识的遗传和继承,对家族命运不同形式的强迫性再现和延续,成为最虔诚的祝福和诅咒。
你忙乎了很久,可能你还在那个位置。
那个位置你不管怎么拒绝,你还是会回到那个位置。
 
也许每个人决定生孩子之前都应该先养条狗,你对待狗狗的方式有可能相似你以后对待孩子的方式,看看自己对狗狗有没有足够的情绪接纳和责任承担,而培养一个人格发育良好孩子,这点只是最基础的了。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