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4470026
所在位置:首页/心理专栏/王宇

幻想与现实

浏览量:872      发表时间:2019-10-30

幻想与现实

 

    每个人都会对生活有美好的愿望与期许,这本无可厚非,但当一个人沉浸在幻想而脱离现实,那么就容易成为执念。就如同我们可以希望自己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却不能要求自己长命百岁;我们可以期望被别人接纳,但却不能妄想被每个人喜欢;成功是每个人所向往的,但一旦强求就容易走入极端……理想与幻想,追求与执念往往只有一墙之隔,一不下心就会迷失在幻想的王国之中。

    森田教授谈到:谈起所谓思想,原本就是从事实产生的东西,它无外乎是对事实的记叙或说明,而正确的思想必然与事实一致。因为想按照个人的思想来创造或安排和改变客观事实,所以才常发生矛盾。禅家的所谓“恶智”,般若心经所谓的“梦想颠倒”都可以说是这种原因引起的……在思想矛盾中,尽人皆知的例子就是人必然要死。无论怎样害怕也不起作用,反正最后是必死无疑。但若想赶走他,否定他,或战胜他,这都是不可能的。我所谓的“正常心态合于道”中的“正常心态”简单解释为日常生活中应有的原本状态,而“道”就是客观事实的真理。

    但当一个人活在主观的想象中太久,太深,就会分不清幻想与现实,活在幻境之中而不自知,此时他已经活在 “梦想颠倒”之中,他会把想象出来的美好当成现实,而把现实当成不应该存在的问题,当幻想遭遇了现实,他整个人则陷入到内心的冲突之中。

    一位女性患者因为从小缺乏妈妈的爱与接纳,所以她总是觉得自己不如人,而正如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越是难以面对残酷的现实,她就越躲在美好的幻想之中。所以从小学开始她就总是会进入到一种幻想的状态,幻想自己是神仙,有一天会飞走,也会幻想大侠喜欢自己,陪着自己,所以晚上睡觉之前是她最放松的时候。如果能一直活在如此完美的幻想之中想必她就没有什么问题了,不过人总逃不过现实。所以当日后老公对她不如幻想中大侠那么体贴,她不如同学混的好,别人比她更优秀的时候,结果她就陷入到了自恨与恐惧之中,她恨不得结束自己的生命,有时也认为自己就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虽然表面来看她的痛苦是来自于各种境遇的不顺,但从本质上来说,她的痛苦是来自于现实与幻想的冲突——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在患者幻想的世界中,他应该是尊贵的,是超凡脱俗的,是被所有人所喜爱的,是比别人都强的,是完美圣洁的。一切现实中和他幻想不一致的东西都被他认为不应该,所以他会认为自己病了,幻想治愈了,就可以找回他的理想国。他是病了,不过不是他认为的那样,而是他把做梦当成理想,而脱离了实际。虽然现实一遍遍地在敲打他,不过他就是不愿意醒来。一位女性患者从小被娇惯,时间长了就以为这个世界都要以她为心中,每个人都应该喜欢她,尊重她,捧着她,爱戴她……一旦有人没有把她放在重要的位置,甚至指挥她,不尊重她的时候她就充满了愤怒。当问她别人为何要优待你的时候,她谈到因为我好看,因为我比他们高贵,别人就应该对我好,顺着我。因为她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因此他一直和周围的人,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他就好像童话中没有穿衣服的国王,却觉得自己穿着世界上最好看的衣服,在想象中他自我欣赏,陶醉,催眠他自己,他宛如活在幻境无法自拔。虽然有时候他也会觉得这一切也许是假的,但转眼他就又陷了进去。毕竟这一切就好像是精神上的毒品,在诱惑着精神贫瘠的人,此时他的理智和客观都被抛到脑后了。比如,一位患者认为别人都嫉妒他,当问到为何会嫉妒他的时候,他谈到是因为自己比他们有文化,而我知道他高中都没有毕业,所以就问他哪里来的文化,他谈到是因为他初中的时候看过一百本《读者》与《意林》;而另一位患者刚刚被经历辞退,他非但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却认为是经理嫉妒他的才华和能力才把他辞退的,经过如此“黑白颠倒”想必他也就越来越分不清现实,看不清自己了。

   所以他恐惧现实,也恐惧现实中的自己,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生活在真实的世界之中。虽然在意识当中他也许没有觉察到,但在潜意识中,在梦境中,往往会以夸张的形态表现出来,比如有的人会梦到自己在飞翔,双脚离开了地面,还有的人在半梦半醒之间发觉自己站在高处俯视云云众生。因为他一直漂浮在空中,所以也会做一些从悬崖上跌落的梦,甚至会在睡梦中惊醒。当他遇到困难无法解决的时候,也容易做一些考试的梦,他在梦中还奇怪,我不是毕业了么?怎么又回到了考场,而他又没有准备好,所以恐惧的不行。

   为了维系幻想不至于在现实中融化,他就不得不逼迫自己做好一切,比如,他会试图维系圣人般的形象,怕别人发现本来的他;他逼迫自己跑步,因为他不能接受自己胖;他逼迫自己工作表现灵光,因为他不能接受自己比别人差;他会不和别人说心里话,以防别人小瞧他。一位患者做了一个高考的梦,除了常规项目之外,还有一个织布的项目,他必须把这块布编完整,但时间又很紧,所以他很焦虑。当然这映射了他的生活,他一直在努力把不完美的地方修补上。虽然他总是逼迫自己,但他却也很挫败,毕竟在现实中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完全做到幻想中的完美。

    另一个男性患者做过这样的梦:一个小蚂蚁,顶起了一辆火车……在他的幻想中,他应该是长的帅,有能力,有钱,成功,有美女和很多朋友,但现实中他却是一个连学业都无法完成的失败者,所以他无法接受现实,情绪崩溃。之前他总是逼迫自己做到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而现在他也意识到,之前给自己规定的要求不是人能做的,太极端,比如一天背300个单词,实际上他只能背30个就不错了。后来他突然意识到,在学好,和不学之间还有很大的部分,就算没有背300个单词,背30个也不错。但以前他太追求完美,要么就做好,要么就一点都不做。而几乎所有的事情,他都在追求极致的完美,比如,游戏的账号如果觉得不完美,就立马注销,从新申请。他发现,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他一直都活在另一个世界,从小其实他就活在幻想里面,认为自己天生我才,但现实中他却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他无法面对真实的世界。

    两个世界:真实的与幻想。越是活在幻想的完美之中,就越无法面对现实的“丑陋”。并不是他真的不好,而是他幻想的太好了,“丑陋”只是来自于这两者的对比。因此一些女孩来治疗硬说自己长的丑,还要去整容的时候,我知道她永远都整不成理想的样子,就算她放过了自己的脸,想必又会对身材,或其它不完美的地方开始纠结起来,毕竟这个世界上本无完美。所以一些人不敢照镜子,他担心镜子中的自己不如自己幻想中那么完美。

    一旦一个人开始追求完美,他注定变得不完整,毕竟完美只存在与想象之中,而不存在现实之中。他爱的永远是想象的完美中的自己,他却一直不能接纳现实中的自己。一个男性患者因为按摩的时候没有熬不过小姐的诱惑,而有了一次手淫的行为。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不纯洁,不完美了,无法接受自己。以前他还鄙视那些找小姐的人,而现在他却也做出了这样的行为,所以更加嫌弃自己,因此都想杀了自己。他认为自己一切都很好,生活也按照原本的计划不断进步,结果因为这件事,把一切都破坏了,他再也不是原本的自己了。他以前幻想找一个处女,一个纯洁的女孩,而现在他觉得这一切离他好远,所以他后悔自己的行为,认为如果没有发生就好了,他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并还会活在因为纯洁带来的优越感之中。他之前认为自己可以配的上任何一个女孩,可以在各个他想要获得成功的方面取得成功,不过因为这件事打破了他对生活完美的期待。

   一些人悔恨当初,认为如果某些事情不发生,他就可以和以前一样活在“幸福”之中了。但这只是妄想,毕竟这一切幻想早晚会被打破,只是时间问题。越早打破越好,毕竟通过这些事情他才能把自己把生活看的更清楚一些,而不是活在一厢情愿的想象里。一位患者谈到,别人给他起外号,他总是觉得别人在欺负他,看不起他,不过当他加入单位的大群之后才发现,其实同事们在里面开玩笑比和他的更过火,于是他意识到也许并不是别人针对他,只是他太过敏感,活在一个人的,幻想的世界中,反倒不知道真实的世界是怎样的。他越是脱离生活,离群索居,就越好像导演一样,自编自导各种剧情,甚至可以把别人的一个表情解读出各种否定的意味,但他最终发现,实际上别人怎么想的他并不知道,也许这一切只是他自我否定的外在投射罢了。在单位,他不敢说话,担心没有人搭理自己,不然就会觉得整个人要死了一样。不过他知道,就算死,他也要主动和别人接触了,不然他永远都看不清真相,一直漂浮在空中。

   也许那些能让他痛苦的东西,反倒是在“治愈”他,如果不是有不完美的存在,有来自于他人的“伤害”,有来自于现实中的挫败,那么他将永远漂浮在空中,而无法回归地面。一位男性患者,在高一的时候看了一部小说,之后就幻想自己是神,可以预测未来,自以为很帅,很厉害。而那时他学习不错,组织能力也强,所以别人都叫他“老总”。他觉得自己很牛,很风光,获得了尊重,也突然觉得自己有了人格的魅力,和女生讲话也散发的自信,觉得自己像张国荣,觉得自己有巨星风范。但到了高二,随着成绩的下降,人气指数的回落,也迫使他从神坛上走了下来。但他最后也选择了休学,因为他不敢面对成绩很差,也无法面对老师和同学鄙视的目光,更无法接受他们没有把他放在一个很重要的位置上。此时,就好像一个巴掌重重的扇了过来,打在了他的脸上。虽然这个“巴掌”让他“病了”,但如果没有这个“巴掌”,难道他不是病的更重?

   一个人病了,到底是因为他无法直面的现实,还是因为他脱离实际的幻想?来求治的人往往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不正常,或不应该存在的症状,但对于活在幻想之中的人来说,他很可能是把本来正常的现实,当成了不正常的症状;把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当成了一种病态的存在。此时他来做治疗只是幻想治疗师可以继续催眠他,让他继续活在理想国当中。

    一位男性患者因为严重的焦虑来治疗,之前他有过惊恐发作的经历,所以就很怕自己会死掉,而最近症状发生了转移,他开始担心自己会疯掉。现在他非常敏感自己会出现各种奇怪的想法,担心自己出现“妄想”,比如,当他看到网上说精神病不敢看别人的眼睛,结果他就总是盯着自己的照片来验证自己到底敢看还是不敢看。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精神病,他做了很多如此啼笑皆非的事情。

    我提醒他也许这就是命运吧,毕竟没人能掌控一切,每个人都有死和疯掉的可能性,我也不例外。这一切只能面对而无法逃避。

    他接着谈到,惊恐发作把他的安全感打破,感觉死亡和疯和自己只有一步之遥。但也许这就是现实,这难道不是我们每个人的现状?谁能保证自己绝对安全?之前他所谓的安全难道不是一种“初生牛犊不怕虎”幻想。虽然现在他已经睁开了眼睛看见了现实,不过他却依然不愿醒来。他幻想回到以前,他要消除这些杂念,毕竟以前他不担心这些问题,以前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安全的,是上帝的宠儿,这些倒霉的事情是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与其说现在不正常,倒不如说他之前更加不正常,毕竟之前他一直都没有活在真实的世界之中,他误以为自己是主宰,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中。

   真正可怕的不是强迫,而是他不愿直面的现实——每个人都会死;没有人能受到所有人肯定;不存在万无一失的幸福;一个人不能绝对的控制自己的行为与情绪;我们只是被命运掌控,而无法掌控命运……患者总是幻想治愈,但殊不知真正的治愈并不是维系了安全,而是直面这个不安全的世界。毕竟,没有人能在一个不安全,不确定的世界中独善其身。如果有,也只是自己骗自己。因此,患者往往害怕极小的事情发生,也害怕看到各种负面的新闻,甚至是知道别的患者的症状,这些都能把他苦心维系的所谓安全打破,因此总是尽力逃避现实,这样就可以自欺自己已经安全了。比如,一位患者害怕狗,老鼠,害怕被污染,害怕生病,害怕死掉,上卫生间结束的时候要反复抖动生殖器,1-2-3-4,因为四和死谐音,这样他才觉得细菌已经杀死了,自己就不会得病,也不会死掉了。这样不够,有时看见脏东西,就要吐口水,也同样是四次,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到舒服,感到安全。

   其实这些不过是他自编自导的闹剧而已,但他却宁愿活在这个骗局里。他和自己撒了一个谎,之后又要用一百个谎来维系这个谎言。放下强迫的关键也就在这里——不要和自己撒谎,也不要再骗自己了。

    患者有时也不明白,为何明明那些自己知道不可怕的东西,他为何总是逃避,为何对别人来说很正常的事情,却让他如此恐慌。他把这一切都推责到强迫的头上,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强迫惹的祸,幻想没有强迫就不恐惧了。但事实上,他和常人的不同并不是在于强迫的症状,而在于他对完美的执着。正常人可以接受世事无常,但患者却一味地要求掌控一切。正因为他一直活在“天国”,所以才对“人间”如此恐惧,才把一切常人看来习以为常的事情,当成了洪水猛兽,并一直力图摆脱。

   一位男性患者总是把自己表演的人品极好,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在别人面前维系完美的人设,别人也因此认为他是一个极好的人。虽然这一切只是一种完美的假象,不过他却成功地把自己欺骗了,认为自己就如同圣人一般。所以他怕自己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也怕在头脑中如果产生诸如,强奸、乱伦、杀了孩子等等这样恐怖的想法,他认为这些都是不应该出现的杂念。而就算在电视中看到了一些诸如强奸和杀人或人际冲突的画面他都会转台,但越是这样他头脑中越是充满了各种负性的想法。试想,如果他不是一直活在“好人”的人设里,那么他用得着那么压抑与控制自己的人性吗?也许只有“圣人”才恐惧自己的邪恶,并力图控制,而常人因为能接受自己的人性,就算是邪恶的,反倒可以坦然处置。

   道理上虽然说的通,但对于漂浮在空中的人来说他是不愿轻易回归地面的。因为回归地面的过程,面对现实的过程,必然遭遇痛苦,极大的痛苦。为了逃避痛苦,为了不愿直视真相,他依然会极力地和现实对抗,把那些本来可以用在建设自己生活的精力,放在了虚无缥缈的追求上,最后反倒更加一无所有,一无所长。此时他就好像是一个赌徒,输的越多就越停不下来。

   一位男性患者,高一的时候认为自己可以拯救世界,大作为,对政治家,伟人特别欣赏,看各种伟人传记,看环球时报,参考消息等报纸。他要做了不起的事情,让自己的价值最大化。因此,大学他也学了政治,毕业后去了北京,不过在北京混了半年就待不下去了,因为没有他的位置。后来实在成功无望,现在他也不想为了国家和人民了,也不拯救世界了,他只想要自己过好自己的日子。但就算这样他依然到处碰壁,因为找女友,他要找美女,但美女都看不上他,找工作也不能做普通的工作,要找前沿的,比如人工智能。他的格局总是很大,目标也远大,所以他一直都找不到工作和女人。不过他宁愿靠信用卡,宁愿靠日本AV活着,也不愿凑合,不愿向现实低头。

    一方面,他认为现在的自己已经和以前不同了,之前他承认是不切实际的,而现在他认为是很实际的。另一方面,他认为一些事情是可以转变的,只要条件成熟。比如,本来他小学学习不好,他都想要放弃了,不过后来初中成绩又变好了,所以这成了他现在与现实对抗的理由,只要坚持就还有希望。

    为了治好,他开始研究心理学,后来又想信奉宗教,不过他发现那些信徒丧失自我,被控制,被洗脑,所以就放弃了。他虽然看清了一些人对宗教的依赖,却没有看清楚他自己也丧失了自我,被洗脑,只不过是被“幻想”这个宗教。

    一位患者写到:其实,这么多年了,一想到我或许可能平平凡凡过一生我就感到很绝望。我曾经恨透这个世界,恨父母,恨朋友。其实,一直让我痛苦的,是我的欲望。是我不接受生活的本来面目。其实,一切的一切,就是生活啊。就像我的强迫一样,其实,这也是我的生活啊。而我一直在抗拒着,在试图改变着,改变着一切和我理想不一样的东西。我有时候在想,如果我能在我高中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一点,该有多好。或许也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但是我后来想明白了,在我高中的时候,那些光环架在身上的时候,我是不会理解到这一点的。只有到了我真的山穷水尽真的对那个梦幻中的自己绝望了的时候,我才能明白。

 

    也许,撞了南墙他才会回头吧。当一切的光环陨落,当一切的幻想破灭,虽然他会痛不欲生,但也开启了新的可能。不然他将一直活在梦幻中不自知,以为一切就是生活的常态而非幸运,认为一切就是天生我才,而非运气。一些患者的人生轨迹很顺利,让他误以为自己就是自己所认为的那么伟大,卓越,不凡,圣洁。他会误以为想象中的形象就是真实的他,直到这一切被打破。但那个想象中的生活,想象中的人物过于真实,让他误以为这一切并不是虚幻的。他真实的自己变得越来越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虚假的自我。

   一位患者告诉我,假装开心时间长了,就成了真的开心。而我想说的是,假装完美时间长了就会真的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了。就好像陈佩斯的小品《小偷与警察》中的桥段,一个开始可能是伪装成某个角色,但时间长了他真的就已经觉得他就是那样的人,这种伪装的,反倒成了他眼中的真实的,他分不清现实与幻想,他把幻想当成了现实。开始是骗别人,后来竟然连自己都骗了。他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人,取代了他本来是一个怎样的人。

 

以专业赢得信赖,用真诚温暖心灵

森知心理,您身边的心理顾问

欢迎来电:025-84470026 客服邮箱:025XL@163.com

姓名:
年龄:
联系电话:
邮箱:
咨询师:
时间:
留言:

相关文章

森知公众号

网站首页关于森知加入我们联系我们预约咨询意见反馈心理问答

版权所有:南京森知心理咨询    ICP备案号:苏ICP备15047179号-2

中心地址:南京市中山东路头条巷50号(逸仙名居)2栋301    E-mail:025XL@163.com

全国服务热线:

7*11(9:00-20:00)

025-84683302